坝上秋色如期约

等我们到达将军泡子时,已是黄昏时分,刚才在公主湖呆得久了点,在加上路上时间也不短,停下车后,只见从将军泡子出来的人群不断,这地方名气大,人自然就多。上午在山头眺望过它,无非也就是个不大的湖,不比野鸭湖和红松湖大多少,自然是没法跟公主湖比,但来了,总少不了要去慕慕名的。

耳边不断地有牧民牵着马过来,不厌其烦地要我们骑马,真没劲,这人多得,连走路都得让道,还要再多匹马,岂不是更显得拥挤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,人家总是要吃饭的嘛。

上了趟厕所的功夫,出来时只见天边的晚霞映得通红,太阳已然下了山头,我从昨天就念叨的火烧云,稍纵即誓,那一刻,我傻了,O坚说,那边有一个山头,赶紧跑上去,于是抓起相机,逃也似的向山头奔去,心急如焚,本来不远的山头,越发显得远了,跑到半途,就见山上的人都往下走,显然已过了观云的时候,很想截住他们,看看他们相机里装的云,可那是他们的,罢了,失之交臂的火烧云,终成为遗憾。

jiang-jun-pao-zi

又到了等热水的时侯了,今晚会不会有热水呢?谁也不知道,这两天,名仁山庄都住满了人,是人流的高峰期,白天还跳闸停了电,会不会连热水也停啊?

等到九点时,韩忍不住问我道,我能不能用热水瓶的水?用啊。每个房间每天配壶热水,留到早上,热水就不热了,再说早晨洗漱都用冷水。没有水桶,韩把洗脸池塞上了,把热水往里面里倒,总算是洗过了,这家伙,30号出门,忍到今天三号才洗,这也秉承了他一惯的风格——懒字当头。以前在丹巴时,四个人住一间方,屋里总有股酸臭味儿,后来去泰顺也是,一想到这,就觉得空气中隐约又弥漫开来那股味······所以他一说要洗,我就认为这是天大的好事,别说一壶水了,他就是再要一壶,我也愿意再弄一壶来。

等韩洗完后,洗脸池的水管里温水缓缓而来,我让O坚先去洗,这时的他还没来得及准备衣服,成天抱着他的电脑,如果说他是坐月子的,那电脑就是他的小孩。

赶紧去洗,一会热水就没了,他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,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,坐月子还要洗澡?等他洗完后,连温水也没了。这一晚,我又没洗成,最后用半凉的水洗了洗脸,穿上拖鞋冲了冲脚,喝了口马奶酒,睡了。

四、流光溢彩桦木沟

名仁山庄的早餐品种是固定的,按人头算,每人5元,品种有玉米碴子粥、白粥、馒头、腐乳和咸菜。份量不少,吃不完;只是白粥的碱味太重,我笑说酸碱平衡,吃点无害;咸菜太咸,没法吃;腐乳抹在馒头上,正好。昨天没去超市买牛奶,早上俩男人说想喝当地的奶茶,就额外点了奶茶,端上一个大盆,味道却不象奶茶。名仁山庄的饭菜客观地说味道还是不错的,当然,价格也有些偏高,但这奶茶却也太失水准了点。

上午的目的地——桦木沟和蛤蟆坝,桦木沟是林场的名字,前往桦木沟的路都是柏油马路,车子不少,沿途可谓处处是景,步步为画,我们走走停停,只是每当想停下来的地方,人都不少,那些摄友还好说,远远地支着三角架,也不会乱窜,远远地站着,安安静静地拍,倘若大声一点,也会吓跑了美景。

最没折的的是遇上爱舞姿弄影的游客,搞得煞有介事,象拍写真集似的对待每一张照片,一棵树下一群人,拍完单人拍合影,要想避开他们啊,还真不容易。王师傅也不时地下车,那出他的手机过过隐,可那些拍写真集的不管那么多啊,哎,师傅,让一下行吗,等我们拍完这张就好了。老实的王师傅一等就是半天。

hua-mu-gou-road-1

hua-mu-gou-road-2

hua-mu-gou-road-3

hua-mu-gou-road-4

hua-mu-gou-road-5

hua-mu-gou-road-6

十里不同天,步步不同景,这一带树的颜色确实很美,黄色,绚丽、奔放、灿烂,在蓝天的陪衬下,泛着耀眼的光彩,没有沙尘的打扰,这一路,其实是绝好的徒步线路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