坝上秋色如期约

六、风水宝地话承德

今天老天爷还是不作美,本来昨天下午天已放晴了,可没想到今早又下起了雨,但是昨天已做好了留下来的准备,所以还是按原计划进行。

昨晚草原发来短信,说他今天从赤峰回到北京,然后飞回深圳,草原家在赤峰,原来并不十分理解他的名字,现在才明白这个名子的原因和含义。表象的东西不深究,就永远浮在那,一但弄明白,才发现很多内容和乐趣蕴涵其中。他还说,带了奶豆腐给我。

奶豆腐是什么?我从来没见过,这次去内蒙,也没见着,草原家在赤峰,离坝上四、五百公里,我不知道奶豆腐怎么拿,怎么保存,这一路火车啊,飞机的,豆腐能经得住这般折腾吗?难为豆腐了,更难为草原的一片心。我到现在还没见着它的面,还请草原好好保存,不日去深圳取。

火车站离承德避暑山庄只有几站路,我和O坚早餐后就直接去了汽车站,没等多久车就来了,我们就上了车。这时我突然想到,我们上车时光顾着看站名,并没有留意车次的方向,会不会是反发向?经我一提醒,O坚也觉得不对劲,我们俩赶紧在第一个站下了车,果然是坐错了方向,但奇怪的是,我们到了马路对面,却怎么也找不到汽车站,问了行人,也说不清楚。

想想也不远,于是就打了辆车,司机说,不打表十块。打表呢,十二、三块吧,我们这都不打表的。还是打表吧,最后是八块!人和人之间,要是不假思索地可以加以信任的话,那该多好啊,其实想想也不难,但却不可能。

我们在避暑山庄的正门口下了车,这时,卖伞的、卖地图的、带路的、导游,全都围上来了。带路的指的是不用买门票,随她们进去的话,可以不买门票,但后果不知会怎样。

90元的门票,真是不便宜,买完票,却还在导游的包围中,可能是因为今天下雨,游客显得比导游还少,售票处门口,站着几十名导游,她们穿着统一的制服,大多是年龄相仿的姑娘。一见着游客,就会不厌其烦的跟上前来。显然,这么大规模的导游架势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去承德之前,最好修补一下历史课,否则会漏掉很多精彩,有导游祥尽的解说,倒是可以尽量弥补。50元,除了避暑山庄的解说,还包括外八庙及其它景区,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导游的职业磨功,我们又从俩人行变成了三人行。

避暑山庄建于1703—1792年,占地564万平方米,是中国现存最大的古典皇室园林,集南秀北雄于一园。其宫殿区、湖区、平原区、平原区、山区、各具特色,风景秀丽。这是门票背面的部分说明,正面标有“国家首批5A级旅游景区”的标识。

我们先参观宫殿区,导游说,宫殿区是模仿北京的故宫而建;湖区是模仿北京的颐和园而建;山区是模仿北京的香山而建。承德是座小城,全因不忘马背历史的康熙在此修建了行宫,才让承德名杨天下。这片独属爱新觉罗家族的行宫,如今已是人来人往,多少破坏了这里的凝重,可这也是旅游城市,难以逃脱的命运。

经过宫殿区时,因为下雨天的缘故,总能闻到一股特别的香的味,那是因为很多建筑是由楠木而建,一到雨天,就会散发出诱人的香味。于是,我还特意买了两盒,带回来放在衣柜和书橱里。

山区的游览车,是需要另外购票的,40元,因为今天下雨,出门时没穿毛衣,只穿了一见保暖内衣和冲锋衣,经过山区时,感觉寒气逼人,心想,这真是避暑山庄啊,避过了,有点寒!

湖区的景致还很不错,只是天气的原因,没有留下照片。但如果之前去过颐和园,不来这里,也是没有什么遗憾的。人为的景点,大体差不多,不象自然景观,各有千秋,漏了哪都会生遗憾。

中午,和导游一起吃饭,饭馆是她带我们去的,当地的家常菜,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个绿豆粉炸成的膏,用来做成菜,味道很独特,也算是当地特色菜之一吧。

导游说,除避暑山庄外,外八庙也是承德行程的另一个重要部分。外八庙素有“一寺能抵十万兵”之说,足见一代统治者是如何处心积虑建筑了这些金碧辉煌的怀柔道具,同时,外八庙还将中国古代庙宇建筑艺术推向了一个极致。外八庙包括:溥仁寺、普宁寺、普佑寺、安远庙、普乐寺、普陀宗乘之庙、殊像寺、需弥福寿之庙。当然,这些都不能吸引我的兴趣。

还有一个地方可去,是具有丹霞地貌的自然山景謦锤峰。好吧,就决定去那了。于是午饭后,我们就坐车过去了。

如果是去缆胜,这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,但要是说爬爬山,看看山景,这自然也是不错的选择了。

謦锤峰不高,但通到山峰的那条石阶,却是走得很过隐,山峰因象锤子而得名,还有一处叫蛤蟆石,很多地方都以蛤蟆命名,可见表面丑的东西有时也是很受欢迎的。

下午的行程就这样结束了。

承德真是个不大的地方,晚饭前我们在火车站附近逛,可发现跟本就没什么可逛的,路上行人少,店铺也少,居然连一般旅游景区都有的商店都没有,当地除了承德“露露”外,几乎没有什么被外人所知的东西。

韩发了短信,说他坐火车到了南京,从南京再转去上海。忘了问他是不是卧铺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