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上最美的你——桃枝妖妖

3月16日

早餐和午餐一起在大昭寺广场对面的刚吉餐厅解决的,本想去马萨瑟得餐厅的,可人家要11点半才开门。刚吉餐厅面对大昭寺,坐在露台上进餐视线很开阔,午餐时分客人最多,主要经营藏餐,价格也比很多大名在外的餐厅要实在得多,酸奶和牦牛肉炒饭是我喜欢的。

刚吉的牦牛肉炒饭,20一份

201303taohua-8

刚吉的酸奶,6元一碗

201303taohua-9

今天计划去哲蚌寺和布宫外围转转,尽管之前去过两次哲蚌寺和无数次布宫外围,可我还是想去复习一遍这两处,我清楚地记得,哲蚌寺旁边有条小路通往寺里,但现在在还没看到小路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高大威猛的大门楼,售票处几个字赫然移到了这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,门票是50元,其实我本来是想进去的,可后来一看天已经阴了,不知道为什么,之前的两次哲蚌寺也是阴的,可当时从市区过来的时候明明是晴天啊!这个问题困扰了我,我在门口徘徊,徘徊的结果是我们回到了布达拉宫。与其在门口举棋不定地徘徊,不如去正儿八经大大方方地转经,一来布宫转圈不花钱,二来还可以看风景拍照什么的,哲蚌寺门口连个喇嘛都不出现,还让我有什么可流连的呢。

比起上次来,现在转经和磕长头的藏民比以前少了很多,街上乞讨的人以前到处都是,我在来之前还特意准备了很多零钱,可是到拉萨的这两天里发现零钱很少有用武之地了,我说不出来是失落还是欣慰,我知道很多感觉离我的记忆越来越远了。我知道老是缅怀过去是不对的,应该多多展望未来,可我对未来的几天也有一些担忧,我在担忧我的身份证丢了可怎么办啊,这可是最大作用的东西了,坐车要查,路上走着要查,住店买票都需要,每天除了吃饭上厕所不用它之外,几乎随时随地都要用上它。除了身份证之外还有一样东西是我担忧的,那就是手机,如果手机丢了,我怎么发微博啊,那样的旅途还不是要闷死个人啊。

转完了经,就去玛萨瑟德了,这次我居然还能找到昨天坐的靠窗的桌子,点了好几样垂涎已久的美食,其实我发现自己不但是个吃货,而且还是个贪念美色的家伙,旅途中绝不会让自己的眼睛和嘴吃亏的。若耽误了这两样,人生还有什么盼头啊。

下午见到了活佛派来的喇嘛贡布,他明天将和我一起前往八一,这是后话。

3月17日

今天离开拉萨去八一,早上到客运站的时候买好了票,我们坐的依维柯十分钟后发车,拉萨往返八一的班车有中巴、依维柯、瑞丰商务车和捷达轿车四种,价格分别是120、140、160、180。

贡布和我们一起去八一,因为门巴活佛在八一,桃花也在八一。贡布21岁,老家在波密,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之一,他在上初中的时候就一心皈依佛门,后来他终于如愿了,因为会汉语,后来又成为了门巴活佛的助手,这次他从八一过来特意迎接我们。

贡布看起来和普通的藏族小伙子没什么两样,穿着便装,头发也不算短,我问他为什么没剃头发,他说现在到处都查得很严,不敢穿喇嘛服,也不敢剃光头发,要扮成普通人的模样,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麻烦。其实我还是很佩服警察的眼光的,因为昨天我和贡布在大昭寺广场转圈的时候,就被警察查身份证了,这在我单独行动的时候是绝没有发生过的事。

贡布是个很机灵很开朗的小伙子,他总是笑口常开,他的口头禅是:各种各样,每当遇到表述不清的事物时,他就会用“各种各样”来代替。

我之前没想到在拉萨就能见到她,也没想到在今后的几天他将一直伴随着我们。

?六个多小时的车程,下午五点多达到八一,天气阴冷,我有点担心明天的天气了,这是几天来所没有担心过的问题。

因为是淡季,住宿比较好找,我们下了班车后贡布叫了车子来接我们去酒店,司机阿旺把我们送到了一个有三星标志的君悦酒店。三人间的价格是150。除了我们几个,好像没见到别的客人。

安顿好以后出去找饭吃,附近的几家饭店不是在装修就是没营业,这一带算是新区,比客运站那边的老城区要清静很多,宽敞的街道显得空空荡荡的。最后找到了一家火锅店,我们点了一锅牦牛肉火锅。店主是四川人,君悦酒店的老总也是四川人。

我们吃完饭回到酒店,问有没有热水可以洗澡,老总告诉我们这两天天阴,可能水不够热,于是今晚就忍着不洗吧,气温低也没有洗澡的感觉,希望明天可以出太阳。

3月18日

今天没有出太阳,一早起来,居然发现飘着小雪,出门去吃早餐,贡布和司机阿旺同时出现了,说等我们吃完早餐去面见活佛。

尽管昨天我已经通过贡布了解到了一些活佛的情况,当然也包括他的年龄,可当我第一时间见到他时,我还是把他当成了长辈,他一副慈祥成熟权威的样子,我们进屋时他坐在地上看经书,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坐垫,席地而坐。有人说面见活佛要准备一些问题,当然这些大多是些你的迷惑或疑问,需要通过活佛解答或帮助。

我从昨天开始就在思考要提的问题,可一直想不出来要问什么,人生的困惑好像越来越少了,这种状态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,连我自己也忘了。我不太关心自己的烦恼,但我很关心活佛会不会有烦恼或者是偶尔会有孤独的感觉,我一定要在适当的时候,得到活佛的答案。

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两天,我们都和活佛在一起,我的疑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。

活佛给我们举行了灌顶仪式,我只听说过醒壶灌顶,可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和亲身经历,灌顶就是将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法器放在我的头顶,然后他不停地念出一些经语。语速很快,一句也听不懂。接着他给我们一串加持过的佛珠,还送了一本宗?萨仁波切写的《正见》,接着大家愉快地合影。

活佛说下午要带我们出去玩,于是我们去了八一附近的比日神山,中午时分我们到了米林县的一户珞巴族人家,准备在这里吃午饭。我后来查了一下珞巴族,因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民族,珞巴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少的一个民族,仅有3000人。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,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,以米林、墨脱、察隅、隆子、朗县等最为集中。 珞巴族内部部落众多,主要有“博嘎尔”、“宁波”、“邦波”、“德根”、“阿迪”、“塔金”等。“珞巴”是藏族对他们的称呼,意为“南方人”。

珞巴人家和藏族人家看起来没什么区别,女主人忙碌地准备午餐中,我几乎无法和她有任何交流,于是继续和活佛聊天,后来就听到了活佛讲的莲花生大师的故事。

活佛是门巴族人,他的老家在墨脱,所以叫他门巴活佛,活佛是转世灵童,他两岁的时候就认定的活佛并被接到了寺院,他当时和其他的喇嘛一样学习生活,但天生的资质就是比别人强,当他长大后得知自己是活佛的时候,也许只是平添了更多的责任感,对人对社会都一样有很强的责任心。

我们喝着酥油茶,午餐很快端了上来,主食是青稞饼,主菜是腊肉和土豆炖牛肉汤,还有一个小碗盛着看不出底细的调料蘸料。这次藏族人家很典型的待客菜式。腊肉很香,这一带的腊肉是藏香猪做的,宽敞的客厅兼厨房,木房梁上挂着很多切好的腊肉,吃的时候主人拿一块直接放进烧着柴火的炉子里烤一下,然后拿出来切成小块就可以上桌了。腊肉是要有肥肉的部分比较好吃,纯瘦肉的部分根本嚼不烂,特别是藏香猪,因为不是圈养的缘故,肉的味道特别香。

201303taohua-10

201303taohua-11

美食之后我们要出发去看美景了,活佛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叫扎贡沟的地方,据说很美,可我看天是阴的,到达景区以后居然还下起了雪。雾蒙蒙的一片我什么美景的影像都没有留下,只有一段雪中漫步的记忆。

有的时候你可以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:去什么地方不重要,重要的是和什么人在一起。

 

201303taohua-12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