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,停在你的嘴边(新疆行记之一•2010•南北疆印象)

3号:D4天:昭苏——夏特草原——喀拉俊大草原

喀拉俊大草原

这是我此次去过的最美的草原,可是因为是商务车,司机开车只进了大门不远处,要近距离接触雪山还要进入草原20公里处,所以很遗憾,徒步也走不了多远。

xinjiang_2010_39

xinjiang_2010_38

xinjiang_2010_33

xinjiang_2010_34

xinjiang_2010_35

xinjiang_2010_36

xinjiang_2010_37

xinjiang_2010_40

xinjiang_2010_41

喀拉峻草原

当准备离开在喀拉峻草原时,意外的遇到了“割礼”。今天,有个小男孩要被接受割礼。草原周围的民众骑着马和摩托车从不同的地方汇集到一起,隆重而热闹,因为语言的障碍,我们没办法沟通,同时也因为要赶路,就匆匆围观了一阵后,离开了。

听说割里时,大人会煮几个鸡蛋准备着,小孩一哭就弄个鸡蛋塞嘴里,就哭不出来了。

关于“割礼”

割礼这种习俗据说起源于犹太教,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在犹太人中间,割礼实际上是履行与上帝之立约、确定犹太人身份、进入婚姻许可范围的一种标志。现在,割礼早已不局限于犹太人,也不限于男子,而是盛行于世界很多民族的少男少女之中。在非洲,50多个国家中有30多个在不同范围内实行割礼。其中,肯尼亚、乌干达、埃塞俄比亚、索马里、苏丹等国家,大约有80%的男女实行过这种手术。

最不该在女人身上下手

女子割礼历来都显得有点神秘,因为都是私下个别进行。除少数人到医院去做之外,大多数人一如既往,都由民间巫医、助产妇或亲友操持。传统的切割工具是铁刀或小刀片,缝合使用的是一般针线,有的地方甚至使用荆棘。

用这样落后、原始的器具切割身体的敏感部位,而经常又不使用麻醉剂,肉体上的痛苦是难以言说的。手术过程中,不但疼痛难忍,还经常发生大出血。最常使用的止血剂不过是树胶或草灰。简陋的医疗条件,器具从不消毒,因而手术后经常发生感染。据肯尼亚的瓦吉尔地区统计,手术后发生破伤风、闭尿症、阴道溃烂者约占30%。而阴户缝合手术不仅容易引起这些疾病,还往往导致婴儿难产,造成母婴双亡。

男人被割是尽义务

同女子割礼的情况相反,男子的割礼不但没有人要求废止,而且在一些地区还在热热闹闹地进行着。在乌干达和肯尼亚的许多地区,男子割礼一般在偶数年份举行,而个别部族,如乌干达西部的布孔乔族,则是每隔15年才举行一次。割礼的时间,一般选择在每年七八月或年底的农闲时节。

谁家的孩子要割礼,首先把亲朋乡邻请来,飨以酒宴,当众宣布。赴宴者带来啤酒、牛肉、锄头或其他礼物,预先表示祝贺。此后,准备割礼的孩子要天天沐浴,净身洁体,迎接人生的新阶段。信教者,还要到教堂祈祷上帝保佑。不信教者,则到坟茔上去祈求先祖的神灵相助。

割礼的日子临近,家长们联合恳请或由酋长指派有经验的长者,带领孩子们作准备活动。割礼仪式,隆重而热烈。在选定的割礼日,村民们不分男女老幼,一大早就聚集到村头空旷的草地上。他们击鼓吹笛,狂歌欢叫。不一会儿,即将受礼的男孩子们就气喘吁吁地从远方跑来。

就这样,人们跳啊跳,直跳到一个个即将受礼的男孩子精疲力竭,甚至神魂颠倒。这时,亲属们跑上前来,将他们搀扶着走到事先划好的一条白线上,用白布或香蕉叶子蒙上头。这时,蓦地鼓息笛停,载歌载舞的人们肃然站立,全场鸦雀无声。只见两个赤膊的男子从人群中闪出,大步流星地来到白线的一端。一个搓搓手,挨次将孩子们的短裤扯下。另一个迅即从挎兜中抽出一把光闪闪的刀子,将一个个光*的孩子的包皮割掉。

事前没有打麻药,疼痛是可想而知的。但是,孩子们咬紧牙关,忍痛以对,表示自己的勇敢与无畏。手术师每割下一段包皮,就高高举起,向几百名围观的男女展示。他们遂报以“嘟——嘟——”的吼声,对手术师的高超技术和孩子们的勇敢表示赞许。同时,欢庆本部族又增加一名成年男子。割礼时的欢庆逐渐发展成为演唱。我在民间采风时曾收集到一些专门在割礼时演唱的歌曲。这些歌曲的内容主要为取乐,内容大多秽亵,平时是不能演唱的。但也有一些割礼歌是给男孩子鼓劲的。

xinjiang_2010_104

xinjiang_2010_105

xinjiang_2010_106

“割礼”上遇到的小女孩

xinjiang_2010_42

xinjiang_2010_43

发表评论